电工电气网

当前位置:首页
>>
>>
正文

全球经济增长形势 “超饱和”的世界市场

一方面我们应该尽量去争取,并充分利用WTO这样机制来获取贸易空间;另一方面是应该采取理性态度,务实地寻求全球合作来解决世界市场饱和的问题。关键是五个字:“稳健而健康”……全球经济增长形势依旧不容乐观,从经济增长数字上看,现在恐怕只有三个国家的数字还比较好看,一个是中国,一个是美国,一个是印度。虽然这三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数字还比较好看,但印度的形势又不明朗了,它经常吹牛,要超过中国。欧美的一些研究机构也愿意看到这一点,所以也在吹印度,但印度并不太争气,临近年底了,又搞出来一个“钞票事件”,说是为“反腐败”,一夜之间,废除了原有的大额钞票,这些钞票占到使用总数的80%,一下子金融体系全乱了,一时半会解决不了。废除几张钞票就能“反腐败”,这要是真能管用,中纪委估计早就干了,想法也太简单了,不但一下子把印度经济体腐败严重的问题暴露了出来,而且对印度投资环境的成本评估,估计大家也要修订,肯定一下子都高了不少。安邦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,首席研究员陈功这样一搞,印度的经济增长会受到冲击,有人说今年只能到 4%左右,我最后估计也就是 7%上下,不见得比中国高。估计这个结果会晒了很多人的眼球,当然部分脸皮厚的西方人除外。欧洲的经济反弹,预计只会在少数国家比较明显,大部分地区还是陷入在不死不活的泥潭当中。 现在困扰欧洲的事情,过去主要是南欧,现在南欧经济情况有所好转,主要的困扰是三件事情,一个是脱欧的问题,一个是民粹主义抬头,一个是土耳其。脱欧,英国人开了头,后面还有意大利,伦齐总理的败选,实际只是与脱欧有关,但更重要的是修宪,他为什么要修宪?因为伦齐也想搞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,但意大利国会不支持,据说有关改革,两院共进行了 4500 次讨论和 5600 次投票,并对改革的修正案文本进行了 8300 万处修改,才最终形成了包含 22 条内容的修正案最终文本。这搁谁也忍无可忍,我们这个世界,有人最多是不想干事,意大利人不但不干事,还一定要想干事的人陪着玩好,所以伦齐要修宪。结果呢?伦齐回家了!民粹,这个事情也在麻烦欧洲政客,民粹说白了就是草根,草根平时没事,该吃吃,该喝喝,就是别让草根抓着把柄。偏偏欧洲出了难民问题,难民不容易,应该同情,但欧洲人的政治同情心超越了他们的社会治理能力。男性难民的荷尔蒙一泛滥,立马动了欧洲男人的敏感神经,群起呼应,民粹大抬头。爱尔兰的经济增长有时候能达到惊人的 26%,但整个欧洲的经济增长率还是看低至 .6%。 至于日本经济,不死,不活,不好,不坏,不增,不减,日本几乎就是一个常量,虽然日本政客们活动频繁,日本产品影响很大,但从增长的角度看,日本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微乎其微。205 年经济增长是 0.4%,206 年可能是 0.9%,甚至更低,总之到不了 个整数。一个严重的老龄化国家,内需能有什么样的前途?主要看的就是外部了,所以日本政客折腾的厉害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在全球经济增长率方面,205 年是3.0%,原来预计206 年的经济增长能有3.4%,结果预测错误,现在估计 206 年的经济增长大约在2.6%左右,总体看还是走低的。这里面让人警惕的是,世界市场的规模在缩小,而不是在扩大。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世界市场的“超饱和”。过去是传统的欧美市场走进了现代化,进入了郑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消费社会。后来是亚洲部分国家,如日本、韩国、还有亚洲四小龙等哈尔滨癫痫病能治好吗。这一轮过后,一个东方巨头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呢也进入到了生产社会,这就是中国,更可怕的是这个东方巨头的生产能力还十分庞大而惊人,很快就在很多生产领域跃升为世界第一了。于是,我们这个世界就更是彻头彻尾地进入到一个买方市场状态。有人说,中国买什么什么贵,卖什么什么便宜。为什么会这样?就是因为这个世界生产的东西多,而缺乏购买者,中国一当购买者,OK,终于有人来买东西了,立刻价格就上去了!而需求端那边,实际一直变化不大,能够有钱消费的国家,市场规模加在一起就这么多,生产的东西多,再加上能生产的东西更多,这个世界的市场早就处于超饱和的状态了,这就是一个超饱和的世界。长期以来,我们是以一种意识形态的立场在看这个问题,面对各种反倾销,面对各种贸易挑战,我们从心里就觉得人家欺负我们。我们的经济学家虽然数量众多,但管用的也不多,都在出主意怎么才能“战胜别人”,让中国产品更多地占有市场,而别人退出是理所当然的。很少有人会冷静地低头看看实际的世界,是不是已经发生了改变?!我们都知道,在假定条件错误的情况下讨论,是没有什么意义的。从上世纪 40 年代以来的经济学,都在拼命告诉大家如何投资搞生产,没什么人真正关心市场空间和真正的需求,甚至根本就是以卖出去的东西来衡量真正的市场需求,至于这是否反映了真实购买力,实际根本没人关心。所以,我们一直在错误的道路上赛跑,而且中国也的确赢了一段时间。未来的中国,只能是一方面尽量去争取,充分利用WTO 的机制来获取贸易空间;另一方面是应该采取理性态度,务实地寻求全球合作来解决世界市场超饱和的问题。我可以这样说,未来世界中,谁最先看清楚这种“超饱和”的状态,谁就可以当这个世界的引领者。(根据安邦公司创始人陈功的言论编辑整理)